钢筋豆腐

还是情怀

随感

看腐国政治剧《国家秘密》有感,骨子里对英语是有些抗拒的,甚至不能像看韩剧时那种自然而然的语言学习,觉得特意听一下一段字幕对应的英语是什么都觉得麻烦,这是长期学习英语又不喜欢的反应吗,我可能除了小时候喜欢口语,长大了应试还不错以外就对英语没什么大兴趣了,可能是没有良好的引导。

英语对于我来说就像一个因我一时冲动而被我搞大了的一夜情女人,死缠烂打要我负责。说她是我妻子吧我对她当然不算长情,说她就是炮友吧我又已经在她身体里埋下了自己的种,而这个女人和其他女人不同的是,当我爸得知我把她搞大了之后竟欢天喜地地要我赶紧迎娶进门,然后恨不得把她打板儿供起来,每天向天祈祷望她能给家里生个祖坟上冒青烟儿的龙种,然后我下半辈子就可以以衣食无忧向别人炫耀养儿防老这个老理儿了。

我和她拉拉扯扯将近20年,抛弃再拾起,推开再抱紧。这个迷一样欠操的女人,以现代人的审美无法不对她产生冲动,然后很多喜欢她这类型的男人约了人之后都是一炮后悔,而不是一炮而红。

我默默回味着操她的时候有多爽,然后想想这个让我忘了带套却套了我后半辈子的女人,我时常45º角仰天,无声骂着。

忽然听见我爸喊我的声音:你媳妇生了!我收回望天的视线,眨了眨眼,搓了搓脸赶紧转身走过去。医生出来了,带着满头的大汗:恭喜恭喜,母女平安!

我大喜,我爸却在一旁愁眉苦脸,小声叨叨着怎么不是男孩还怕声大了让我听见,我笑了笑,说:女孩好啊,养起来轻松,总不用生出来后还得花20年给她攒车攒房,往里搭钱。我媳妇会生,不让我操心。哈哈。

梦醒了,发现老友趴在桌上睡得正熟,前面摆着几罐喝剩的啤酒,烟头已经完全弯折变黑,屋里还弥漫着点点烟味儿,嗅到了腐朽,它却还留一丝倔强地淡淡飘着。窗外是清早迷蒙的白色,偶尔传来几声鸟叫,30坪米的地下室已经很是宽敞,打开冰箱发现里面还有上回公司发的年终福利--麻小,昨天端出来吃了还剩一半,估计是我和老吴俩人也吃不完,老吴怕坏又放回去了。

在我身边陪着的不是父母,不是那个叫作英语的女人,是老吴,是和我一起从东北来北京创业的。而英语是我俩的手艺也是目前的工作,爸妈还在老家翘首以盼,盼我展露拳脚,盼我小有成就,盼我荣归故里找个贤惠的妻子生个孩子,不管男的女的。而此时,太阳初升东方,暖到心里,我握着脖子上五颗串在一起象征福运的珠子,我想远方的他们最盼的是我平安。

最后,我保证,我是一个女生,实实在在的女生,以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