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盒软糖

还是情怀

17年旧戏(十三)

春风取花去:

#油尽灯枯
生者相互倾轧,死者惨淡经营。党国啊党国,失了这许多城,倒愈像一个国。


青天白日旗远未落下,可四处横流的泪水,风间飘漾的颓丧,竟未能刺激“神圣法统”下的持权者安澜之心。好像党国大丧的元气,不挽力填补,就能如白蝶般颤颤飞回。


数十年来,只有南京城夹道的梧桐,纵算饱经他族侵略这人间最深的磨难,却同不曾遭受过创伤似的,仍如戍士般崛立,如灵媒般通天,秋风不败,岁岁枯荣。


它们瑟瑟的,湮灭了风波里人们的呼号——从前今日的平均地权,不过徒托虚言。放眼北方,共党的土改政策早如千里青青草色,一裹昏地黑天。不久,它将漫过长江,与梧桐之褐黄一较高下。


是孤雁飞不回鸟群,是涸鱼难归江湖,我只觉晨钟声响里,脑内兀自擦过的故城寒云,将自家心中最后一团心火扑灭了。


既然故人难可见,故土难可留,那么只好垂手向枯棋,缄默着,心息着,堂正地逃离这片纷乱。虚妄过后,一无所恋,一无所惜。


迷津唤不醒,布雷再难鸣。

评论

热度(5)

  1. 铁盒软糖春风取花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