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盒软糖

还是情怀

17年旧戏(七)

春风取花去:

○投考黄埔军校


“陆军军官学校招生!”双眼直顺简章而下,看毕喜得直扯荫国,“快来瞧,这才是孙先生办的学校,咱们投错胎啦!”


荫国的衣裳被夹了春风的日光一烘,暖融融的,触及颇熨帖。复看他面上,先前的冰雪已是化了,亮朗朗的尽游走着溶溶春光。他如痴如醉地端详半日,还是默了一忽,继而俯下头去:“我还未满十八。”


正是兴起,又加以四围熙攘,惮怕挤散之故,一把捏了他的手,攥在空中:“这有什么,你少一岁,我多三岁,故而赠一岁予你乃成。”


他便乖乖地挨了我,不吭声了。活像一枝爬藤草,怕被广东薄寒轻暖时际的猛风吹去。藤间草里却有浪一脉一脉地翻滚,我仔细去瞧,望见他眼里噙了笑意,正闪闪烁烁地高唱清歌。


荫国,咱们要在一道,不是吗?

评论

热度(6)

  1. 铁盒软糖春风取花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