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锔盒

情怀

【凯源】绣春刀04

一隅天青:

“八百两黄金,你养不养得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带感!!!!!


声色永相随:



01 02 03




 




·第四幕·




 




王俊凯甩开湖边那些人实在没费什么功夫,他十五岁轻功大成,他使的梯云纵如今已绝迹江湖,北镇府司并燕西马帮自然是不识货,更不可能追得上来。




 




几个纵跃间,王俊凯已越过大半个城西,气海内却无甚损耗,气定神闲踏过下方树影檐铃,已到了宿鸟不惊,神乎其技的境界。




 




王俊凯忽提息纵至十余丈高,几乎御风而行,旋身就着月光再次打量那个追上来的锦衣卫。




 




这世间能追得上他的人怕也就只剩下王源了——不是在做梦,还真的是他。




 




在王源走丢以前,梯云纵短程内甚至比王俊凯使得还要精纯,只不过因身上故疾难以久续;几年不见,王源在练武上到底是懈怠了,追得有些吃力,却仍能坚持着咬住不放。这让王俊凯有些诧异——武艺不见精进,胆子倒是大了。毕竟如果是在一两年前,王源这样被他找出来,定是活不成的——虽然王源亲自告诉王俊凯,他不懂他,但两人一同长大同吃同宿,到最后亲昵狎亵无所不为,丢了王源的王俊凯有多生气,而生气的王俊凯会做出些什么事,王源难道就一点都想不到吗。




 




至永定街附近已彻底将多余的人甩脱了,王俊凯临高瞥见有一队五成兵马司的巡城灯笼,终于有些不耐烦了,倏然撤去周身轻功路数,直直坠入一户废弃的偏院,侧身隐入占去院子大半壁的梧桐影中。




 




须臾,王源也落了下来,一时间却找不到王俊凯,此时王源已被梯云纵吊得上气不接下气,捂住嘴咳了起来。王俊凯靠在墙根处,一瞬不瞬瞧着许久不见了的师弟——王源长高了,但大约还是没有自己高吧,月光下王源的脸色苍白,双颊微微凹了些,一身官门衣冠倒是描绣得甚是精致,海水江崖瑞兽流云,层叠繁缛,一齐压上来越发显得他清瘦得厉害。腰带束得紧实,和当年一样窄窄的特别入他眼。




 




他初次见到王源是在某年的春天。那年西南大旱,口粮不够,王俊凯从土豆蛋子生生饿成了山药杆子,师傅说只要他能活着等到师傅从城里回来,就给他补顿好的,然后一去就是整个冬天。王俊凯过不下去,就去了山里,赤手空拳活了下来。等到山溪解冻,师傅和他约定好的日子近了,王俊凯就下了山,像冬眠里刚醒的野兽,满世界的鸟语花香盖不过一个饿字。




 




师傅领着王源站在山道上等他,王源穿着粗布衣裳,整个人却像用最软的墨画成的,年糕一样的脸,杏仁一样的眼,嘴唇红红的,腰身窄窄的,软糯糯地叫他师兄。




 




他想,王源就是师傅许给他的口粮吧。王俊凯指着他过了一整个的冬天,浑浑噩噩中时刻想着那个许诺才活了下来,现在王源站在王俊凯的面前,正正好的就是他最想要的可口样子。




 




在王俊凯眼里,王源不是师弟,而是冬天欠他的,春天还他的。他细细地养,耐心地等,终于有一日把他一点不剩地整个吃下去,吃的时候王源窄窄的腰抖得有些厉害,红红的嘴却迎着他亲过来,甜得不得了。




 




他十七岁那年听人说,如今朝堂混沌,世间男儿七尺当立,所求无非宝刀、美人之属。王俊凯觉得自己活得很值,他扛着首屈一指的梅莺,他睡过举世无双的王源。




 




万不曾想,最后竟是王源把王俊凯十七岁时的满足和骄傲践踏得不成样子。




 




站在梧桐月影里的杀手吹了声口哨,年轻的小旗官猛地回头,水一样明亮的眼睛瞬间找到了王俊凯的眼睛。小旗官喘得有些厉害,一时间说不出什么话来,王俊凯看他看得聚精会神,王源终究是心虚的,侧过脸避开了他的视线。




 




“你不应该接东厂的悬赏。”——这是多年不见的他的王源,重逢后的第一句话。王俊凯眉眼弯弯地笑起来,露出了两颗虎牙,而后扛起四尺八寸的梅莺刀,刀柄上挂着赵总尉余温尚存的人头,他缓步踱进了月光里。王源站得笔直,这次再没有退却。王俊凯也不碰着王源,隔着鼻息可闻的安全距离猫一般贴着他绕了两圈,似乎有意亲近,誓要将王源看得更仔细些。




 




王源从小就是个心思细敏的人,据师傅说王源是知世故却不解世故,王俊凯对此却不能领会,如今头次见识——他确实是看到了人头花红,来京城杀总尉赵飞,这是他第一次杀京官,心里颇有些好奇,到京城后顺着查了下去,要杀赵飞的,确实就是赵飞的表舅,九千岁魏大太监。这件事情十分机密,王源这个小旗官当然无从得知,却能在第一时间推出此事与东厂有关,倒让王俊凯有些惊讶。




 




另一方面,以两厂的行事,连亲甥儿都要灭口,何况是他这样一个无名杀手,不过好在这类人头花红买卖双方在事成之前并不见面,所以只要他不去杀人领赏,也就没什么麻烦。




 




但是对方开的价码实在挺高,而他既然已经到了京城,总归是不能空手而还的。




 




“这次来京城盘缠都花光了,八百两黄金一个人头,”王俊凯低声慢语报了价,微眯起桃花眼,对王源露出一种推心置腹的戏谑表情:“我觉得挺值的。”说罢,王俊凯这只大猫似乎对王源失去了兴趣,怏怏然往后退了两步。被王源一把拉住。




 




“盘缠我给你,不能去领赏!”王源脸上没什么表情,呼吸却比刚刚更急促了些,苍白脸上浮现出些许病态的潮红。




 




“对啊…”王俊凯踅了回来,在王源面前再次站定,眨了眨眼睛,却没什么笑意:“对啊师弟,你说过,你要养我的。”




 




他右手扛着梅莺,左手搂着王源的肩膀,拇指在王源盘绣的官服领口抹了过去,在王源棱角分明的下颚边上勾了下,显得甚是亲昵:“师弟现在发达了。”




 




——“八百两黄金,你养不养得起?”




 


评论

热度(178)

  1. 文锔盒一隅天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