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锔盒

情怀

【凯源】奇葩

宁衫:

纵我不往,宁不嗣音~OO是绝句级别的可爱


声色永相随:



*又把老王写成少女逗比攻了,老王,我对不起炫酷的你。*












那天王俊凯又和王源闹别扭了,无非就是以“你又偷着吃辣了是吧我怎么和你说的?哎呀你好烦管好多”这种鸡毛蒜皮为引子,然后扯七扯八越闹越严肃,他那个较真的性格一旦被撩起来就有点糟糕,王源一看他黑脸,有点怂有点犟地移开了视线,撇撇嘴,小小声说了句“奇葩“。王俊凯最近特别不喜欢他那种硬着头皮跟自己玩逆反的样子,你要说就大声点噻!啪地把筷子一拍彻底兵长脸,王源被惊了下,不动声色捏紧了手机,面部表情却也开始变冷,深吸一口气冷着眉眼打开了贪吃蛇,毫无技术含量地开始横冲直撞...然后彼此就又开始了长久而无意义的沉默。




 








据说有的人后悔时自己不会承认,王俊凯不是那种人,每次和王源冷战的时候他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后悔,事后朋友问起来他也会认。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后悔,倒不是因为自觉对王源有多抱歉,事实上王俊凯从不认为自己哪里做错了,他会后悔是因为王源很少会把事情上升到冷战级别,而一旦确定要冷战十有八九就是持久战,久到王俊凯自己都忘记他俩为啥子闹起来他还在气;另外小王生气的形式也很不好,周身都带着一种疏离和抗拒的气场静静站在离他一点五米开外的地方,每次都能狠狠膈应到王俊凯,王俊凯确实受不了这个,有几次少女心上来,真的觉得自己有点被伤到了。








有一次冷战,空前大规模那种,王俊凯咬着牙,不蒸馒头争口气地在候机室和队友继续谈笑风生,偷偷瞥见王源拖着行李箱站得远远,一言不发低头抠手指的样子,忽然就觉得胃被扯了一下,心里有点慌慌地发软,特别真切地难受起来——完全不知道是为谁。








王冷静利用候机的半个小时,自我拉扯完了自我调整,暗戳戳决定给对方一个台阶下。刚好那时候王源丢了登机牌,他就笑着回头问他:”你丢了登机牌?“那时候他们有将近半个月没说话了,他都能想到他说”我啷个晓得“的时候是怎么个语气声调,王俊凯的心飘飘然地上浮着,想到一个成语“屏息凝神”,很像过年时用香头点燃攥在手里的小型烟花——没错,就是那样的心情,有点紧张,更多的是期待和安逸,妥妥地等着它在近在咫尺的夜色里嗤拉嗤啦,温暖又漂亮地再次绽放开来。








可那时候王源就是不答他的话,甚至坚持不看他,王俊凯盯着他瞧,他就执拗地将视线定在不相干的别人身上,你平时不是在偷看我的吗现在也给我好好看过来啊。王俊凯在心里数着等了三秒,第四秒绝无迟疑调头就走,烟花受潮了,心沉下去了,一口气却憋着,就在胸膛里,感觉都要炸了,看着头顶悠闲地闪着灯爬升的飞机恨不得抡书包砸它下来。








他大步流星,试图甩开这个全面膈应到他的空间,然后差点平地摔。








语死早的王俊凯漠然地看着舷窗外的风景,忽然切身感到:王源,正儿八经对王俊凯生气的王源,就是王俊凯的眼中钉,肉中刺。








没错,这种时候再怎么血腥的措辞都不过分,他就真有那么难受那么疼。如果刚刚他能搓个螺旋丸,这会儿虹桥机场都给他轰平了。








眼中钉,肉中刺,然后紧跟着的一句是什么?吾欲除之而后快。好笑,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忍这样冷冰冰待我的你那么久?












于是当晚把王源堵在酒店房间盥洗室里的王俊凯,带着一种淡漠却绝不开玩笑的煞气。“谈谈。”他说。








洗好澡的王源,头发四面八方乱翘着,穿着白色全棉T,闻起来还香香的——王俊凯晚上没吃好,凝重之余竟然觉得有点饿了。








王源有点懵的样子,刚刚泡在浴缸里看了两集熊出没,现在应该是有点困了,居然在这种时候还记得坚持就是不看他,只是望着王俊凯的领口缓慢地眨了眨眼睛,没什么气势地撇撇嘴,嘀嘀咕咕:谈啥子谈,作啥在厕所谈,奇葩不咯。








声音轻而含糊,仿佛对于王俊凯,他连声音都吝啬起来。仿佛清楚知道处女座王俊凯最烦模糊不清楚的东西,又最喜欢某人清越又大声地喊他名字:王俊凯王俊凯王俊凯好suai。所以才故意这样整我,是吧?








你敢拒绝看我,你敢让烟花受潮,你敢不好好喊我的名字。








好,有你的。王俊凯觉得有点被哽住了,难过得有点突然,却非常矜持地木着一张脸往后退了半步,决定保持冷静把原先计划内的事情说清楚:“王源儿,要不然你现在就跟我和好,要不咱们以后就这样吧。”








即便是在九零后的群体里,王俊凯也是朵难得一见的奇葩,他习惯不留退路的活法,毕竟瞻前顾后太过黏腻了很麻烦,而且也太浪费时间。所以他几乎是从不开玩笑的,其实这一次他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他是正南齐北打算狠狠吓惨王源的。








他很早之前就想过了,他和王源,无非两种相处模式:在一起,或不在一起。王俊凯无法坐视王源在他视线所及露出形同陌路的表情的。王源就是掉进他生命里的一个奇迹吧,呼咻一声,砊啷一声,就这样掉进了他生命的盒子里,十几亿分之一的小概率事件,那么神奇又那么实在地出现了。他当然会想把盒子盖盖上,让这个属于自己的奇迹安分呆这儿,在一块不大、却专属的地方熠熠生辉。








他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和王源的关系,怎么形容都太过浅薄,双生子,天生一对,凯源盛世,都还不够紧密,都还不够严肃。








如果是树木,就连枝带干长在一起吧;如果是河流,就汇合在一块儿再奔流到海不复回吧;如果是山谷,就这边唱来那边和吧。就像季风和磁场和洋流,如此理所当然的事情,不是吗?他在想,如果真的有人会想24小时跟着,将他俩的生活拍成真人秀,那就不再是秀了,节目标题应该是《人与自然》。








我一吓他他就怂了你信不信,这就是自然法则。








王俊凯横眉冷对王源,等着他抬起头来看自己,会露出很为难的表情吧,但是绝对会妥协的,因为我知道他那么喜欢我。








王源有点倔头倔脑地杵在那里,王俊凯很安逸很混蛋地等着王源给他回话。








不期然一颗眼泪砸了下来,王源不动声色吸了吸鼻子,装出满不在乎的声气,继续倔头倔脑地杵着,企图装没事儿人,指望他没看到呢。








但王俊凯看到了,也着实地被吓到了,微微弯下腰去看王源,王源就躲,立即被王俊凯按住肩膀,躲不开就用手臂挡着,有点发慌,一慌之下表情管控就开始短路,郁积了太久的难过和寂寞山洪一样爆发出来,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种久违的王俊凯式的在意和温柔实在太烦人了。








发觉再也躲不开王俊凯的时候,王源放弃一般用手臂压着眼睛,张着嘴无声地大哭起来。








那么孩子气的凄惨哭法,瞬间让王俊凯红了眼眶,眨了眨眼睛就觉得睫毛湿湿的,扁桃体也发炎一般地梗在那儿疼得很。








没办法,他哭泣时他也肯定条件反射,没办法的。《人与自然》。








王源坐在坐便器上哭得只吸气儿不出气儿的,王俊凯蹲在他面前一瞬不瞬地看,抱着大长腿不倒翁一样近距离观摩他丢脸的样子,桃花眼扑扑闪闪整个人都变得软软的,很烦人地反复问:“咋个嘛?你咋个了?”








王源摇摇头:“好难过。”他噎了一下,肩膀抖了抖,王俊凯伸手把他漫天乱翘的头毛抹平,毕竟很久没有摸了,有点撒不开手,转而又摸了摸他哭到发烫的面颊。温度、触感都是那么好,舒服得他都犯困。








——“难过你就说嗳。”








王源呆呆地用手掌擦了擦眼泪:“就,每天都好累,然后菜也吃不惯,然后她们老说我这里不好那里不好...”他委屈又惶然地瞧了瞧天花板,哭得太用力了有点放空的样子,停了一会儿,故作成熟地摇摇头:“很心塞呀。”王俊凯用指腹刮掉他的眼泪,顺手又撕了一张软纸让他擤擤鼻涕。








——“还有你,一直都不睬我。只和千玺小马哥他们说话,都不睬我。”








王五岁忽闪着桃花眼,飘飘忽忽忽然想到一句《经》: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当时背的时候觉得这女的纯粹有病,事到如今才发现他跟王源一旦遇到彼此,可能都是有病。








王冷静心满意足又不动声色地微笑起来。伸手就把他按在怀里,搓搓他的耳朵,摸摸他的头毛,紧紧搂着他细细窄窄的腰,猫一样用面颊蹭了蹭他的脖子。王源嫌痒,就挣了一挣,被他更用力地按住,哼哼唧唧绝不放手。








父老乡亲们,我想死你们了。此时此刻,他像过年看春晚一样,又开心又安心,噼里啪啦几百个足球场大小的烟火开满了洪崖洞的夜空。








“是你跟我和好咯?”王俊凯笑得见牙不见眼的。








王源打了个有湿气的嗝儿,软乎乎地继续嘴硬:“切,和好有好处的吗?”








王冷静开始絮絮叨叨给他分析:累,是因为睡不好,为什么睡不好,因为吵架期间你都不跟我睡一张床所以你睡不好;菜吃不惯,你吃得惯什么我都知道,然后我会给你买你喜欢吃的;她们说你不好,你管呢,我就觉得你很好,特别好,用大号骂死她们。








王源撇撇嘴:你也觉得我不好,老说我跳舞不行。








撒子哦!王俊凯短暂地放开他,兵长脸瞪了他一下:那是要你更好!我比谁都希望你更好!德智体美,步步高。








王源一下子就被逗笑了,湿漉漉的眼睛笑得弯弯就像王俊凯想象中的安和桥。然后王俊凯就觉得那种暖暖的情绪从心里满溢出来,除了紧紧抱住了不放开,他也不知如何是好。








这一次,他感到王源轻轻回抱住他,他说:王俊凯。








别的什么词都没有了,就仅仅是,王俊凯。








王俊凯,又酷又帅气,又好又温柔,新时代的少年偶像,耿直界的全民劳模,能歌善舞会弹吉他,还可以把哭泣的王源瞬间逗得开心起来,王俊凯优秀起来的时候连他自己都怕。








他也暗暗决定,必须更加优秀才行,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这类很不高明的事,就留给王源吧,毕竟他还小,再蠢几年也没什么,但王俊凯是不打算再做了。








下定了决心的王俊凯觉得自己怎么可以那么帅气?难免就有点膨胀了,开始小小声地撒娇,莫名其妙地向王源求表扬:王源儿,你亲亲我吧。








王源就很乖地亲亲他的脸。








王俊凯觉得这个亲吻太过客气,完全地不耿直,就让两人分开一点,额头相抵,难得很黏腻地开始不依不饶,皱着眉头摇来摇去地直哼哼:“还要~还要~还要噻!”








他撒娇起来就是王五岁,很软很秀气,王源近距离傻傻看着,耳朵就开始浮红,抿了抿嘴唇又亲了他嘴一下,被他顺势勒得死紧,王俊凯软乎乎地露出点土霸笑,冲王源抬了抬下巴,示意他要把嘴张开,这次必须亲得合乎标准。








因为要一直在一起,双方又都是有点执拗的个性,所以吵架、争执、甚至冷战大概还是无可避免,但是必须要遵守一定的标准和规律。








每一秒都比前一秒更加紧密,那样的标准和规律。












 




就算脾气再怎么不好,也绝不能说出会伤到他的话;








就算吵得再怎么厉害,也不能放任他对自己筑起柏林墙,甚至连和水泥的意图都不可以有;








就算有点没面子,他也会在可控时间内结束别扭,那种长久的冷战实在太过劳民伤财。




 




 








王源打贪吃蛇也有一阵了,从原先冷冰冰的气场进入心不在焉有点小沮丧的状态,王俊凯看了一下手表,又看了一下王源的手机:“最高打了多少分。”王源小声报了一个数字,王俊凯微微眯起眼睛摇了摇头:你怎么那么笨,我都懒得和你吵。一把夺过他的手机开始操作游戏,王源小兔子一样一下蹦起来,眼睛亮亮的:什么呀,我的手机...哎,你这个奇葩打法很容易死的。








然后就很乖地靠在他身边进入了 我打游戏你来看 的固定模式,都来不及想什么少年王氏之面子的问题,身体迅速感受到了那种熟悉的熨帖感,根本懒得动。








其实是个很老款的无聊游戏,他可以一边玩游戏一边抽空偷看他。








唔,真好看啊。这种专注的样子可爱到他能怒写一篇作文,如果写不了那么多字,那就写一首诗...虽说,他是天生语死早,从小就想不出有什么词能去形容他的可爱和自己的帅。








上邪——王源的话,大概就是那种绝句级别的可爱吧。








好了,看在他确实太过可爱的份上,所以是时候结束这场漫长且毫无意义的冷战了。








...








十分钟也是很长久的OK?












王俊凯木着脸将那条蛇盘来盘去,每一颗方块苹果都不会错过。






评论

热度(1897)

  1. 文锔盒宁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