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筋豆腐

还是情怀

留不住

你们把那一代的信仰都磨没了,烟消云散才真的悲哀。

小白

小白很爱笑,一笑嘴角就扬起那颗小小的痣。小白很爱说话,人也很和善,就是说起话来总让人觉得没完没了,但没有人向他显露出不耐烦的样子,或许是因为他爱笑,他笑起来的样子有种让人不忍破坏的美好。早上,灯光师傅耷拉着困倦的两只眼皮如往常一样有些吃力地在片场移动灯架,小白赶到,边捧着手里的豆浆边和灯光师傅打了个招呼,固定灯架的时候,小白的手稳在架腿上,弓着腰抬眼朝师傅笑了一笑,师傅一愣,晨光耀过天台却不刺眼,师傅也随之笑了笑。


Just一个脑洞,来自镇魂花絮的话痨赵处那段。我爱话痨的小白,可爱,生动。

浮生

这里有一些地方和剧有出入,单纯是根据剧来抒发的一些感慨


清晨,美高美二层的一间屋子里,罗浮生刚从他的席梦思床上翻了个身想要起床,虽然脑子还有些不清醒,但他清楚地知道他今天的心情很不错。

清早的空气氛外清新,罗浮生从门口出来,看向等在他摩托车旁的罗诚,那是他最亲最亲的弟弟,即便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这个跟着他出生入死一直陪在他左右的小伙子是他在洪帮除了帮主这个义父外唯一觉得最亲切的人,于是他朝罗诚一笑,九月的微风里,罗诚也回给他一如往常那样单纯开朗的笑容,而后,摩托车后座上是罗诚正嬉笑着调侃近段时间他和一个叫天婴的唱戏的女生还不明朗的关系。他无奈,脸不自然地红了,这不符合他洪帮二当家的身份,于是,在罗诚看不见的前方,他空出左手悄悄拍了两下自己的脸颊。他正要去天婴家呢,路上遇到牛记生煎会带一份给天婴,让她去花店工作前能有一天的好心情。

上午他在洪片码头监工,自己也扛着一包货物,擦肩而过的弟兄带起一阵汗湿味儿的风,他颠了颠肩上的袋子,看到地上被太阳炙烤的过的汗水,再抬头,他想,只要他罗浮生在一天,就一定不会让自己的弟兄白白干上一天活。直到下午,许星程风一样转到码头找到他,撒着娇让他带他去外白渡桥,说大哥在林氏影视公司陪着洪澜练舞忙得不可开交,没人能管得了他俩了,这法国没呆够,还要去桥头睹一睹洋妞儿。他佯装嫌恶地推了许星程一把,然后拍拍身旁的摩托车,后者从善如流跨上后座。下午的太阳更让人眩晕,罗浮生觉得自己像许星程一样有着倒不完的时差觉要睡,可惜后座上的人正一副洋洋得意的笑脸。

晚上他回到美高美,这里是他的地盘,华丽而温柔。西方开放的潮流涌入这里,雪白的长腿和甩动的舞裙伴着萨克斯让人沉入梦幻,他也望着舞台,而脑子里却是一袭武旦短打,吊稍眼尾,圆溜溜的杏眼正嗔怒地看向他,一声娇而亮的韵白响起,一根笔直纤细的手指指向他……爵士乐将舞台的炫丽推向高潮,罗浮生随着鼓点沉醉在朱砂浓抹的春梦里。

当歌舞褪去曲终人散,酒酣胸胆时罗浮生也会想起自己早逝的亲生父亲,八岁那年温柔回眸,那是在他仰望皓月当空的某一瞬。


一切,留在了上海,留在了1930年的初秋。

讲究

maxilla:

今天我挺迷惘的。


两个写作时认识的朋友,同时因为tag问题被撕。


一个被揪住的问题是“热度”,质问点是:为什么要蹭这个tag的热度?


另一个被质问的点是“纯净”,质问点是:这章没有写这个cp,我不管你整个故事如何,这章没有你最好就不要打这个tag。




理由都是一样的:你不能这么做,因为很多人看着不舒服。




这件事最后的结果是,一位朋友撤了其中一个最热的tag以反击,一位朋友干脆弃文不写了。




所谓的tag礼仪,有的时候,的确难以捉摸。




反正我是不赞成的。




按照我的理解,Lofter的tag,只不过是一个分类方式,并不是个人论坛,也不属任何人私有。


我坚持觉得每个写手有自由打tag的权利。




如Tag下有令你不适的内容,请及时点叉。


反正我不信看了篇逆cp或者拆cp的文一个人就能气血倒转当场过敏,无非是点个叉的活计,何必矫情?(这个例子也许举得不好,但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所看到的撕Tag根本撕的是莫名其妙的理由,完全不是逆拆这种很大一部分人都会反感的理由,譬如今天这两起,一起都不是。)


基本礼仪的确应该有,但矫枉过正或者有心利用这种规则的人,太多太多了。




请体谅每一个认真写字、并想要获得喜爱与认可的写手。




谢谢!




补充一句,我发这个吐槽的本意,并不是鼓励作者们去“乱打tag”,而是恳请每一位读者,对作者存有基本的尊重,并允许观念不同的差异,进而寻求正确的解决方式。


老就拆逆问题来回复我的,能不能麻烦先审个题?




哈哈说到这里,取关随意。



他像牙膏渍,清香却泥泞。

好吃飞饼:

55555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
救命啊啊啊啊北宇是什么绝世小嗲精小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可爱了啊啊啊!!!!!!!!!!!

温暖之雪fly:

✘✘✘✘✘ 此套图禁一切 包括转载 ✘✘✘✘✘

✘✘✘✘✘ 此套图禁一切 包括转载 ✘✘✘✘✘

✘✘✘✘✘ 此套图禁一切 包括转载 ✘✘✘✘✘




“以神祇之魂,封南方大火。”

  整个四象八卦盘上突然风云突变,四柱全起,镇魂灯被移动到了最中间,赵云澜来不及反应,就觉得铭文倾泻而出,而自己和镇魂灯之间的联系断开了。

  

  一双手从后面搂住他,赵云澜猛地回过头去,沈巍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身后,在他回头的瞬间,就深深地吻住他的嘴唇。


那本是一个极尽温柔缠绵的吻,直到赵云澜觉得自己心里某种东西正飞快地往外流,他突然剧烈地挣扎起来,可是沈巍扣住他后脑的手掌如铁,怎么也挣脱不开。赵云澜的心口冰凉成一片,而与沈巍从相识到熟悉……乃至到现在的点点滴滴,全都浮光掠影般地从他眼前闪过,让他清晰地感觉到,一只手正在毫不留情地一点一点地擦去它们。

  

  沈巍的周身着起了火,直到长发与长袍一同被卷进大火中,他终于放开了已经晕过去的赵云澜,将他推开,送到半空中,落到了远远的、正震惊地望着这边的神农药钵怀里。

  

  他最后深深地看了赵云澜一眼,随即终于整个人都没入了大火,再也看不见了。

  

  原来他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人,最后却是被自己亲手推开的。

  原来他机关算近的要来的同生共死的承诺,最后却是被自己先毁了约。

  

  “不死不灭不成神”,他果然是天生愚钝,行至末路、生死一瞬的时候,才忽然在那电光石火间明白了。

  

  沈巍心里不知怎么的,反而骤然一松,忽然有种“自己能配得上他了”的感觉,然而……

  

  可惜不能再见了。

    




 

望着漫天星空,只有你是我的温暖。不知为何就想到了这句话,或许是画手的这张图感觉温馨中又透露着心酸吧,太喜欢这张图的感觉了。静谧寒夜相依取暖,岁月流淌朝夕与共。

关于tag

都遇到过这样的问题,呵呵。我还就打tag了,而且还要告诉败类们:不爱看就略过,别来我这儿逼逼!

(✨)枝叶:

第一次这么生气🙃



就一个问题:


为啥镇魂圈的tag都这么乱?!混这个圈的人都这么偏激吗?!


举个例子,以鬼面视角写的巍澜然后打了巍澜tag要被骂。


骨科打了剧版镇魂/镇魂也要被骂。


写个澜巍然后会有一些ky找上来说什么“写的挺好,就是逆了我cp”。我他妈看着都想笑。


写个无差或者互攻,然后打个AB的tag或者BA的tag还有人骂,说什么无差或者互攻就该打ABA或者BAB。


甚至他妈的还有人打着单人tag去骂这人的。有打着鬼面/夜尊骂鬼面/夜尊的,也有打着赵云澜tag去骂赵云澜的。


我他妈混了魔道全职等等那么多热圈,这些情况都没有,咋就偏偏在这个圈子里臭毛病的人那么多?


槽泥玛这些人是事儿逼吗?


还有就是人太太花了几个小时写的文你他妈两分钟看完了不求你感谢更不求你打赏,但你他妈丢一句话就跑,还是直接否定人家的。这他妈简直就是把人逼走懂吗???!!


完了人家太太还他妈给这些傻x道歉,好好生生低声下气地道歉了你还他妈非要逼着人删文,不删他妈的就是蹭热度,就是白莲花,就是不要脸的。


人家又没有把文拍你脸上求着你看,你这他妈是要闹哪样啊?等哪天把人全部逼走了你们这些傻逼吃屎去吧🙃🙃


一章文就按比较低的标准来算,就打1500字,但这一千五百字,写手要构思要措辞要斟酌语句还要连接上下文来铺情节。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我他妈吃饱了撑的,我有这时间还不如去看文。写一篇文的时间够看几十篇文了,然后发出来还要挨骂,写手的心都凉了好吗?


有些人就活该被饿死🙃


不是说不允许指出,但是一上来就是掐、骂人蹭热度什么的您不觉得您叛逆得六月都要飘雪花儿了吗?就你有嘴似的一天到晚叭叭的。



【允许转载】

我所有的努力都是因为让喜欢变得踏实